越狱的朱贤健曾在特种部队服役

     朝鲜人朱贤健在吉林监狱越狱已经过去将近半个月,朱贤健人间蒸发一般。无处不在的监控,天罗地网般的地毯式搜捕,始终没有他的半点消息。大东北已降至零度以下的隆冬寒夜,他像一个悲怆的谜。朱贤健的另一个背景让大家很是吃惊,网传朱贤健曾在特种部队服役。

朱贤健终于抓到了,抓获现场视频曝光
https://www.resoumi.com/bilibili/1869.html

越狱的朱贤健曾在特种部队服役
 
01
1982年10月,朱贤健出生于朝鲜咸镜北道京原郡一个普通农民家庭,除了父母,他有两个姐姐和一个弟弟,跟所有其他人一样,一家人过着平凡而标准的农家生活。
 
2000年底,18岁的朱贤健应征入伍,开始在一支特种部队服役。
 
如果不出意外,退役后的朱贤健,很可能会有不错的安排,也将有自己温暖的家庭。
 
但是命运,却在这里改变了航向。
 
2004年,朱贤健已经出嫁的一个姐姐全家脱北,据说是偷渡到了中国。
 
对于“脱北者”,中国叫做“非法移民”,韩国当成“难民”予以求助,朝鲜则称之为“叛国”,是一项株连全家的重罪。
 
曾经为国家服过兵役的朱贤健被立即逮捕,并被送往新星郡龙北煤矿劳动改造。
 
他没有做错任何事,却从此被打入阿鼻地狱。
 
9年的漫长岁月里,朱贤健一直在暗无天日的矿井干苦力,每天辛苦劳作十几个小时,忍饥挨饿,没有尽头,并且很可能将这样行尸走肉地过完一生。
 
这9年来,特种兵的血液,不时在他的身体里冲撞。
 
2013年7月21日午夜,朱贤健终于出现在中朝交界的图们江边。
 
02
 
在后来中国警方的通报里,朱贤健被提示为“身高160cm,单眼皮,瓜子脸,小眼睛”。
 
虽然身材瘦小,但是四年特种兵的魔鬼训练,以及长期恶劣的劳作环境,已把他锻造得比金钱豹还要矫健、敏捷。
 
从戒备森然的煤矿逃出来后,朱贤健一路躲避追捕。
 
东躲西藏,用了整整一天的时间,他终于来到水流湍急的图们江前,然后一头扎进江水,向着对岸的中国奋力划动双臂。
 
这条线路,在他的脑海里已经谋划了多年。
 
图们江,朝鲜人叫它豆满江,河的北岸是吉林的的图们市,南岸是朝鲜的咸镜北道。
 
每年,都会有数以万计的朝鲜人(军人或平民)通过图们偷渡到中国,这些人当中,有各种刑事犯,政治异议者,以及一些生活不下去的人。
 
他们通常的路线是:一路南下穿越中国,辗转偷渡到东南亚地区,再前往韩国或其他国家。
 
在这个过程中,他们随时都可能被抓获遣返。
 
图们江中上游河面不宽。发大水时也就七八十米宽,枯水季节有的地方不到二三十米,淌水即可过河。
 
通常偷渡会选择在河面结冰的冬季,几分钟就可以跑步穿越,但这时两岸戒备也非常严密。
 
夏天稍有放松,却是水深流急,很容易就有被冲走的危险。
 
经过一天高度紧张的奔逃,朱贤健的身体绷紧如同利箭。
 
他仅用了十几分钟,就抵达对岸。
 
回望身后这片熟悉而痛苦的土地,他的内心五味杂陈。
 
本以为终于逃出魔窟,但是很不幸,到达第二天即被中国警方抓获。
 
03
 
那晚上岸后,趁着夜色,朱贤健来到了图们市的红光乡。
 
这时的朱贤健已经人困马乏,浑身上下一无所有,于是在凌晨3时许,其溜门进入一个住户家,盗得现金及少量物品;
 
稍事休息,简单调整了一下身体,当日上午10时及12时许,又先后两次破窗进入乡民家偷盗。
 
其中一次被房主全某某发现,为抗拒抓捕,转为抢劫,造成被害人全某某重伤。
 
在逃跑过程中,朱贤健运气用尽,被中国警方抓获。
 
清点其所窃物品,全为长途旅行必须品:手机、身份证、运动鞋、香烟、矿泉水、毛巾、袜子、挎包、折叠刀、现金等等,折合人民币总共不到2000元。
 
因为抢劫重罪,朱贤健数罪并罚,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3个月。
 
到底是一个忠厚的狠人。
 
入狱后的朱贤健,认真悔改,积极劳动改造,先后两次获得减刑,共计减刑14个月。
 
原本到2024年10月21日的刑期,提前到2023年8月21日止——也就是说,只要再呆个两年,他就可以出来了。
 
但是一惯“安分”的朱贤健,此时却意外地越狱了。
 
吉林省吉林市监狱,专门用于关押重刑犯,已有100多年的历史,可谓戒备森严。
 
朱贤健在收工人最多时间轻松翻墙,从容不迫,不慌不忙,这人藏得够深的;如果早知道监狱有这样的高手,估计狱警们很难睡得好觉。
 
10月18日晚,协查通报提醒“此人极度危险”。
 
10月19日,吉林警方发布15万元的悬赏通告。
 
04
 
两次获得减刑,表现突出,很快就可正常出来的犯人,为什么要冒险越狱?
 
并且此人身手了得,飞檐走壁,高墙铁网形同虚设,为何要等到刑期届满才终于脱逃?
 
回看判决书: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一年三个月,并处罚金16,000.00元,驱逐出境!
 
“驱逐出境”几个字,在这里尤为刺眼。
 
根据中国与朝方的协议,朱贤健刑满释放之后,将被遣送回到朝鲜。
 
而据以往曝光的信息,“脱北者”一旦遣返,将被作为“叛国者”对待,多数遭枪毙。
 
朱贤健此时越狱,意图已经非常明晰。
 
他只不过为了活下一条命!
 
10月20日,内蒙古通辽市《协查通报》称,朱贤健已大概率逃窜至邻近地市。
 
通辽距吉林市390公里,仅仅两天时间,朱贤健竟然跑出近400公里,他是怎么做到的?
 
通报中朱贤健上穿深色夹克,下穿深色裤子,脚穿白色旅游鞋;其衣服、鞋子均特别破旧,且不得体,衣服鞋帽明显偏大,随身携带一个长约50公分、高约30公分的棕色行李袋。
 
而之前其从监狱逃跑时,是身穿灰色的劳动服,内穿深色线衣线裤。
 
 
05
 
没有人能够阻挡,你对自由的向往。
 
在离开人类观赏的笼子前,杭州那第3只金钱豹,并不知道这片土地上,与其相同的物种已基本灭绝。
 
没有人知道它是迷路回不去,还是听到了血液里那遥远的来自祖先的野性呼唤。
 
有人猜测它可能已经死了。也有人说,这第三只豹子,应该到达了本该属于它的领地。
 
但不管活着还是死去,作为一只猫科猛兽,都注定了其孤独的一生!
 
至于还在逃跑路上的另一只“金钱豹”——
 
25日,有网友爆料,其疑似藏匿于吉林市丰满区前二道乡磨盘山下的王相村。
 
26日晚,吉林市当地市民称,通往磨盘山的道路已经封闭,警方正在加紧搜捕。
 
同日晚9时许,吉林市公安局值班人员称,朱贤健仍未落网;
 
27日,仍然没有消息......
 
逃亡途中,不知道朱贤健有没有想过他生死未卜的家人,或者他已经想了多年,早已经想得绝望。
 
天寒地冻,缺衣少食,这只绝世孤独的豹子,不知道他能坚持多久?
 
铺天的罗网中,他能否紧握住心口的那抹余温?
 
但是我却希望他能在零碎警醒的睡眠中,梦到杭州逃脱的那只金钱豹,或者在他南下的逃亡途中,与那只小豹子不期而遇。
 
上一篇:《漠河舞厅》爆红背后的原因真相视频
下一篇:上海迪士尼超3万人核酸检测均为阴性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