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安男子孙辉求隔离未果6口人确诊具体情况

      刚刚看见了一篇关于一名西安男子主动要求被“抓走”隔离,但是却迟迟没有人来“抓他”最终这名男子一家六口全部确诊的文章。

 
      2021 年 12 月 25 日下午 1 点半,西安市雁塔区金地西沣一位住户孙辉(化名)在楼栋业主群里发出 3 段长长的致歉,并说出了自己从 12 月 21 日以来求救治的经过。
10 个小时前的 12 月 25 日凌晨 3 点,孙辉的妻子被确诊感染新冠病毒,并被转移到西安胸科医院救治。
 
而从 12 月 21 日同事被确诊开始,按照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方案(第八版)规定,孙辉应为 B 类密接,且其本人已出现发烧、头痛、腹泻、咽痛等症状,但孙辉被社区、雁塔区防疫部门要求居家隔离了 6 天,直到 12 月 28 日住院。
 
2022 年 1 月 4 日,孙辉向经济观察网表示:现在自己已经得到救治,家人也都好。孙辉的邻居透露,其他业主当时看到孙辉消息也心急如焚,发动所有人给社区、防疫部门、12345、110、120 等打电话。
 
从 12 月 25 日开始,金地西沣小区确诊楼栋被封控管理,工作人员上门做核酸,其他楼栋的居民每天下楼在单元门口做核酸。半个月来,小区住户已经做了十余次核酸检测。
 
1 月 4 日上午 9 时左右,西安一码通 " 崩 " 了,前述孙辉的邻居在楼下等了许久,最后因为天气太冷又返回家中等待小程序恢复。到了下午 1 点,她才好不容易刷出一码通,成功完成了今日份的核酸检测。
 
1 月 4 日上午 11 点和下午 1 点,经济观察网多次拨打小区所在街道办 3 个座机电话,其中两个无人接听,一个处于通话中。西安市雁塔区疫情防控指挥部电话只显示:电话正忙或正在通话中。
 
我是 B 类还是 C 类密接?
 
2020 年 12 月 25 日 13:37,孙辉向单元业主群连连道歉。
 
据孙辉自述,其在高新区科技二路西安光电园上班,12 月 21 号下午出现发烧、头痛、眼痛、腹泻、咽痛症状,并在自己家的小房间里自主隔离,晚上通过公司向防疫部门报告。
 
12 月 22 日凌晨 1 点半,公司领导电话通知孙辉:公司已有 1 名同事确诊,让他赶紧收拾东西。凌晨 2 点,孙辉起床收拾好东西,把家里做了一遍消杀,等相关人员上门把自己带走隔离。
 
根据 12 月 22 日防疫部门的通报,截至 12 月 21 日,西安市高新区光电园已在全员核酸检测中筛查出 15 人核酸检测阳性,需紧急摸排 12 月 16 日以来在高新区西安光电园(科技二路 77 号)出入人员。
 
公开资料显示,雁塔区是西安的一个行政区。高新区指西安的高新技术开发区,高新区所有土地都在雁塔区辖区内。孙辉住在高新区的几位同事 22 日接到通知,最迟 23 日就被接走隔离了。而孙辉在高新区光电园上班,家住雁塔区,最后一次上班是 12 月 17 日,符合 "12 月 16 日以来在高新区西安光电园(科技二路 77 号)出入人员 " 流调范围内。
 
12 月 22 日早上,孙辉出现口鼻流血。与此同时,由于公司第一个确诊病例同事住在长安区,长安区疾控电话询问了孙辉的住址,表示孙辉应属于雁塔区,会将他的情况转达给雁塔区疾控部门,但孙辉等到下午没人联系他。孙辉主动联系物业、向社区报告,请求带走隔离,社区的回应是:先做核酸。
 
孙辉又向 12345 热线报备," 小区所在的电杜街道办一会说我是 C 类,一会说我是 B 类,让我跟家人一起居家隔离,让我等通知 "。
 
令孙辉费解的是,为什么街道办、社区把自己认定为 C 类密接。和他在同一个办公室工作的同事在高新区被认定为 B 类,一码通变成红码,并被带走隔离。而孙辉在雁塔区,则被认定为 C 类。
 
2021 年 5 月印发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方案(第八版),将同一空间、同一单位、同一座建筑、同一栋楼内与德尔塔疑似和确诊病例(A 类)在一起的人员定义为密切接触者(B 类),C 类则为次密接,D 类则为一般接触者。
 
12 月 23 日上午,社区告诉孙辉其 21 日上午做的混采核酸检测有异常,同时,孙辉所在公司出现第二例确诊。
 
在自己已确认为同公司确诊病例密接、且已有发热、咽痛等症状的情况下,孙辉请求集中隔离,得到的回应是先等核酸,继续和家人居家隔离。此时距离孙辉第一次上报已经过去两天,街办、雁塔区防疫指挥部仍表示(和确诊病例)同一办公室不算是 B 类,而是 C 类;同一个中央空调也没关系,核酸混检异常也没关系;症状明显也没关系。
 
同公司其他没症状的同事都已经被隔离,而孙辉仍被雁塔区防疫部门告知:继续和家人居家隔离,等消息。
 
全家确诊
 
12 月 24 日早上,孙辉拨打 110 报警,打 12345 投诉读职,同时告诉街办:今天不带走我家人,我将结束居家,自行离开," 这才逼得雁塔防疫 24 日早上 10 点接走了我的家人 "。
 
接走孙辉一家老小时,防疫部门给孙辉家人都做了采样,但没给孙辉采。从 23 日凌晨到 25 日下午,孙辉都没再被采过核酸。他联系社区,社区说他们做不了主,等雁塔疾控安排(核酸采样)。雁塔疾控部门说,这是归社区管。
 
到了 24 日下午 1 点多,12 月 22 日的单采结果出来,此时距离采样已过去 37 个小时,核酸结果全阴性。9 个小时后,应为光电园确诊病例次密接的孙辉妻子被告知确诊。
 
12 月 25 日上午,社区和街办安排上门做核酸的工作人员 " 失联 ",直到 13:37 分,孙辉情绪崩溃,在业主群里发出长文致歉并解释求助经过。
 
尽管彼时孙辉手持 48 小时内核酸检测的阴性证明,但因为自身症状明显,一直强调自己不能下楼,否则会污染电梯、楼栋乃至整个小区。迫于无奈,孙辉在业主群里直呼:" 我实在是没办法了,我们没害过一个人,我也不想害大家。希望大家能理解我。我有两个孩子,一个 1 岁,一个 4 岁,现在情况很危急,我整个肺部很疼。他们还让我等,我不想死,我死了我孩子怎么办。对不起大家了。"
 
12 月 25 日上午,孙辉所在社区工作人员告诉他,您的情况街办已经给区指(雁塔区防疫指挥部)反映了无数次," 我觉得您还是把时间和精力都用在和孩子爱人沟通上,其他人能感受到您的感受?他们能体会您的心情?您现在就应该在家和爱人手机联系问问她今天身体情况咋样,孩子在酒店怎么样?" 并询问孙辉现在身体状况如何,还有没有发烧。
 
孙辉只回答:我整个肺部很疼。
 
小区业主群策群力地给社区、街道办、110、12345 和疫情防控指挥部打电话," 好消息 " 一个一个传来。
 
12 月 25 日下午 4 点,疫情防控指挥部派车将孙辉接到隔离酒店。
 
12 月 26 日下午 4 点,孙辉被告知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。" 听到这个消息,我反而很高兴,因为我终于可以不再居家隔离,可以被救治了 ",业主群的邻居们纷纷 " 恭喜 " 孙辉。当晚 10 点多,孙辉被送到西安市胸科医院。
 
住进医院的第二天,孙辉的一码通还是绿码,直到 28 日才变成红码。
 
12 月 28 日,孙辉的小舅子确诊,29 日儿子确诊,30 日下午丈母娘和一岁多的女儿确诊。
 
     其实最开始我对这篇文章的真实性是存疑的,但是目前为止这篇文章被官方媒体报道出来,并没有进一步的辟谣。也没有后续的媒体做进一步的证实。目前只能按照官方媒体发布出来的内容为准。
 
     从这名男子的经历,和最终被救治的过程。我们可以看到,是存在不妥之处和漏洞的。可能因为突然西安封城,加上各区防疫工作人员工作量巨大。所以难免造成了一些疏忽。最后才导致出现男子一家6口被感染的这件事。
 
    但是通过这件事,应该反思,这样一个疏忽会不会让问题变的更严重。造成更大的传染链?如果严谨一些,会不会情况不这样?如果这名男子不这么理智,会不会情况又不一样?
 
    这名男子本身的做法很理智。都是在逐步逐级的反应问题。并且也在小区业主群里几次道歉说明。
 
     这件事情到现在为止,一定还没有结束。应该有进一步的调查。如果男子所说属实,应该追责问责。如果所言有瑕疵或者不实。应当及时出来辟谣。
 
     事情最后会是什么结果,让我们一起等待。希望西安加油,西安人民加油!
上一篇:天津高速鸵鸟奔跑车辆纷纷避让从哪来的
下一篇:禹州疫情最新消息:新增2例确诊18例无症状

猜你喜欢